“Lighten Your Life With Creativity”

专访: 本土风格 • 艺术商机

其实,马来西亚 “隐藏” 着许多具有天分与才华的插画师或平面设计师等艺术家,他们既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丰富的艺术表现手法,但是国内的环境与经济等因素,造成他们苦无一个平台好好地展现作品与表现自己的创意!

于是,3 名从事电脑资讯(IT)行业的合作伙伴胆粗粗地成立 “创意窝”(Creative Volts),为本土艺术创作人才提供一个 “曝光” 的平台,提升这些寂寂无名却具有天分的艺术家,让他们的作品能更有效及有价值地推广出去,也希望企业商家珍惜艺术家的努力付出。

“创意窝” 也经常面对举办活动资金的问题,但他们还是不惜自掏腰包办各种活动,以提升本土创作知名度并引起政府的关注,希望政府辅助本土艺术创作家,提供更多的展出与创作空间,进而给予他们发表自己作品的机会,这有助于提升国家的艺术与文化气息,吸引更多游客到访,增加国家收入。

 

郑庆源(KG Tey)、叶孙鸣(Abner Yap)、罗美玲(Katherine Low)是志同道合的生意伙伴,他们经营电脑资讯公司的生意稳定之后,决定回馈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就开始通过网络招募许多热爱艺术创作的朋友,为他们提供一个本土创作的平台,将创意化成为商品。

KG 也是一名资深讲师,在大专学院教导多媒体设计,拥有 10 多年教学经验,而 Abner 与 Katherine 则是他在电脑资讯公司上班的同事,后来 3 人一起创业,如今,更是为了本土艺术创作 “共同进退” ,3 人在 “创意窝” 各司其职,务求完成本土艺术设计师的梦想。

充 当 桥 梁

创意窝于两年前的出发点是收集马来西亚各地的艺术创作人,无论是插画家、平面设计师或学生等人的作品,集合他们的创作制成网站杂志,以增加曝光度及提升知名度。“出乎意料的是反应非常热烈,不但吸引众多的业余创作人踊跃投稿,连企业商家也纷纷支持这些本土作品。”

“我们收集的作品当中 80% 都是从事其它行业的上班族,其中 20% 是相识的插画家或平面设计师,当然,别小看业余创作人的作品,他们的创作可是超越专业的水准。” KG 说,由于大家的反应良好,加上本地又没有一个平台,提供给业余创作人发挥的空间,而且企业商家也需要这些插画与平面设计,创意窝就决定担起 “桥梁” 的责任。

他指出,创意窝为加强业余创作者的知名度与曝光率,经常会举办各式各样的大小型宣传活动,以让更多国人尤其是企业商家和政府更了解本土创作,因此,除了在网站展示创作者的作品,也开始设立 “本土化” 的主题,集合众多艺术家的力量,推广本土画风的作品。

“除了平面的作品,我们也开始接受立体的东西,例如纸雕、峇迪、陶瓷等创作,当然,我们还是有限制收集作品的数量,毕竟没办法一次过展出太多,所以需要筛选一些比较好的作品,比较政治因素与含有血腥暴力作品都不会接受。”

“参与创意窝的创作者多数是 20 岁出头的年轻人,也有不少独中生积极参加。虽然学生作品难免青涩,仍未具登上大雅之堂的水准,但我们还是另办合适的活动,让他们拥有展出的机会。” 创意窝也与《中学生》杂志联办 “插画创作比赛” ,让中学生也能发挥自己的绘画潜能。

做 到 最 好

创意窝也举办各式各样的展览会、讲座会,旨在发掘优秀设计及具创意的商业价值及潜力,KG 强调,每个创作者都有各自的天分,但往往缺乏发表作品的机会,通过展出作品能让企业商家了解对方的创作,有更多合作的机会。

“我们有两种合作的方法,要嘛创作者与商家自己商谈合作,不然就通过我们与商家接洽,再抽取一些佣金。” 不过,创意窝并非创作者的经纪人,而是基于他们对创意窝的支持,而展开的长期合作关系,一旦有任何活动,要求他们交多少幅作品,他们都会很乐意配合。他补充,若企业商家需要找适合的创作者,也会通过他们寻找人选,毕竟他们比较清楚与了解创作者的能力和脾气。

2015 年初,创意窝发起 “让我们在艺起”(We Are All Together – Endangered Species Conservation)保育活动,主要以发掘社会发展洪流对大自然及文化传承所带来的难题为宗旨,并获得世界自然基金会 (WWF)、野生救援 (WildAid)、大马自然协会 (MNS) 和 马来西亚护鲨行动 (Shark Savers Malaysia) 团队的配合。配合 “当我们在艺起” ,创意窝于今年初开跑的第一阶段活动以保育为主题,希望趁机教育大众关怀濒临绝种动物及动物保育课题。

“这次活动我们收集创作者的软拷贝再打印出来展出,然后赞助的商家都可以得到这些作品。目前,创意窝已收集了 100 幅保育 12 只本地濒临绝种动物的作品,虽然作品已经收集,但最头痛就是资金,企业商家都愿意赞助场地和物资,唯有现金资助比较难筹集,所以 100 张作品当中只有 15 幅已 “做好” ,还欠 85 幅未找到赞助,促使原定于今年尾举办、以保育动物为主题的艺术作品展,或许会展延至明年才进行;而创作人也明白创意窝的问题,能够理解延迟展出的决定,合作关系未受影响。”

负责市场策略的 Abner,经常面对资金问题,他说,幸好自己在业界拥有一定的人脉,所以都得到一定的支持。“如果实在没办法找到足够的资金,我们只好自掏腰包填补,用有限的资源尽量做到最好。” 由于艺术与商业跨越合作难免会出现 “鸿沟” ,Abner 笑言,他与 KG 偶尔也会为创作者和商家之间的合作发生口角之战,因为他需要面对商家的压力,而 KG 则要保护创作者的权益,所以难免有各自的立场与想法。

商 业 价 值

KG 认为,相较于海外企业商家与创作者的跨越合作关系,马来西亚的起步非常缓慢,企业商家与创作者都需要被 “教育”,前者应珍惜与看重艺术创作者的心血与付出;后者则必须懂得表达自己,不要轻易拉低自己的价值,否则整个市场会遭到破坏。

“为什么创意窝要创作者走向幕前面对人群呢?我们为他们举办座谈会,是希望借此提高他们的知名度,以获得关注。当然,有些人拥有艺术家脾气,不喜欢商业化的宣传,但若艺术不能结合商业,你的作品是难以得到认同的。”

“我们了解多数创作者不太会讲话,所以在演讲之前都会彩排,也会以一问一答的方式进行,若现场出现冷场的情况,我就会站出来打圆场。” KG 一再强调,海外艺术家除了懂得绘画也会写作,以表达他们想要传达的讯息,但本土艺术家一般只会画,并不善于诠释自己的创作。

他也说,本土创作者要有自己的立场,不应随便压低自己的价格,一些著名品牌公司会以本身的知名度打压创作者,要求插画家免费提供作品,以作为宣传这名插画家的 “版权费” ,但创意窝十分反对这种做法,每个创作者都有自己的商业价值,不应破坏市场。

“创作者必须维护自己的权益,而不是胡乱抛价,创意窝一定会帮忙洽谈合理的收费,避免他们的心血毁于一旦。” KG 不否认自己很怕做本地市场,计划改跑道,安排创作者到海外发展,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后再回来马来西亚。

“我们刚开始不想这样做,但实际运作后发现外国企业比较注重创作者的作品,可能我们是发展中的国家,不如香港、台湾、新加坡那么注重艺术品,所以插画家、平面设计师等艺术家在国内的发展受到限制。”

本 土 风 格

创意窝运作两年期间,发现马来西亚的艺术创作者仍欠缺自己的风格,KG 说,台湾有台湾的风格、日本有日本的风格,而马来西亚则是模仿不同国家地区的风格,为此,创意窝决定设立本土化主题,例如马来西亚保育动物、马来西亚建筑物与马来西亚历史人物,以引起政府的关注。

“经过一番努力,政府部门有开始关注创意窝,并邀请我们参与小型的活动,我们非常希望政府部门能资助活动的经费,毕竟依赖企业商家的协助还是受到限制。其实,本土创作者的画功很好,旅游部可以将这些画印制成明信片,放在旅游区或机场售卖,有助于宣传和提升国内的旅游业。”

无论如何,创意窝要走的路还很长,尽管面对不同的挑战,他们坚决打造一个本土文创和资源共享的电子商务平台,并将所有本土创意达人汇集起来,产生规模效益。当然,创意窝最大的挑战就是要让艺术实际走入大马人的生活,将单纯的平面艺术作品转化成具有商业价值的文创商品。

 

© 图文来源:华宝艺术和创意窝

Share this post
  , , , , , , , , ,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